啊哈哈哈哈哈打不过我吧

【花秀】一次神行引发的血案(坑预警)

翻以前的备忘录翻到的……然而我根本不记得我竟然写过这种东西……??
改了改就发上来了,有时间大概会补补全(多半是不可能的了)
毕竟我是一个已A老铝人#狗头

*清水友情向大法好
*百合使我快乐,双向暗恋使我肆无忌惮
*坑

秀姐第一次见到花姐时还是个秀萝,当时她被捡回秀坊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热情的师姐们硬生生是把来时瘦骨嶙峋的她喂成了个白白胖胖的奶团子,走到哪儿都被人用恨不得亲亲捏捏的热情眼神看着。
然而她空长了副那么好看的皮囊,内里的才华却当真是配的起男默女泪这四个字。
当师姐问起她想修习冰心诀还是云裳心经时,她吧唧着嘴想了想:师姐师姐,我学哪个能吃到好吃的呀。
得,是个钻吃眼里的家伙。
师姐哭笑不得,只好作势骂她:还想着吃呢!你再吃下去都要成球了!别想了,哪个都不能吃!
一听没吃的了,秀萝耷拉下了脸,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汽。
师姐对她这副表情毫无抵抗力,态度顿时软化下来:你还是先从基本的江湖武学习起吧,你看你习了武,到时候便能出门闯荡,还不是想吃什么吃什么。
秀萝深觉这番话很是有一些道理。
闯荡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走遍天下最不可或缺的是什么?无声无息夺走食物然后就跑的精髓在于什么?
当然是………神!行!千!里!

然而可惜的是,堪堪学了个神行皮毛的秀萝根本不知道还会有飞错地儿这样的神奇bug。
那天临走时她背着青铜双剑,腰上缠着钱袋,手里还挂了满满一袋的江南糕点,被师姐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注意照顾好自己”“遇到人要有礼貌”“打不过就抠脚”“别被渣男骗了”“看见不爽的一个剑破上去抽他”“看见喜欢的给个袖气”叮嘱得脑门发涨神情恍惚。本是应往长安去,结果一恍神儿,再一回头竟已然置身于一片花海中。

【纪念碑谷衍生】亮黄色的朋友

◆源于 纪念碑谷 这个游戏里的一个场景
◆有改动
◆玩的时候看得我眼泪都下来了,明明是很棒很揪心的画面为什么我写出来就这么捉急
◆文力负数
◆全是脑补


艾达站在像是眺望台一样的地方望着泛起波澜的海面,清澈的海水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心底蓦地升起了一种安静的感觉。

但安静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几秒钟之后,她便感觉到整个建筑都在颤抖,她所在的地方,像是被从整一个建筑上割裂了一样,硬生生地断掉了和陆地所有的连接,在海中成为了像是孤岛一样的存在。

她看着因分开而成为碎屑的石木砖块从空中掉落,在日光下熠熠生辉不过瞬间,就落入了海里,再寻不到踪迹。

载着她的残缺的建筑像是有生命的一般,在海中移动得飞快,明明应该是越来越深的海水,却始终维持着那样的高度:既不会淹过她的鞋面,也不会低于她所站的平面。

她带着些不舍的心情做出了告别。

再见,图腾;再见,我的朋友。

虽然他没有一起出来…………很舍不得他………但是,或许留在这儿对他才是最好的吧。

她默默地回望着那座矗立在海中,像是宫殿一样华丽的建筑。

接着……………她愣住了。

面对着她的一面墙忽然毫无征兆地裂出了一个大口子。

口子里闪现出了一点她熟悉的明黄。

图腾——

图腾面上的眼睛还是和往常一样滴溜溜地转得飞快,艾达却从中读出了几分坚决。

就那么短短的瞬间,图腾已经带着和自己笨重的身躯不相符的轻盈一跃,落入了海中。

不要啊!

或许艾达到现在为止的一生中都没有那么大声地喊叫过。

但是身后的图腾像是没有听到一般,铁了心地跟着艾达,一步一步地走入深海。

翻滚的海面淹没了图腾的第二层,第三层………很快,就只有图腾的眼睛露在了水面,紧接着,便只剩下了头顶。

艾达的心都揪起来了。

也就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或许艾达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浪头从远处而来,淹没了图腾头顶上的最后一寸空地。

图腾——!快回去!

艾达没有办法使脚下的砖块停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图腾被淹没的地方越来越远。

艾达到达了新的地方。

艾达从一个人,到两个人,现在又回到了一个人。

艾达带着不舍地目光回望了身后的海面最后一眼。

即使是这样,她也要继续走下去。

她迈向了前面未知的区域,接着惊喜的发现,在右下的一角,有一抹明亮的黄色,上面长着一只带着灵气的滴溜溜转的眼睛。

【灰庭/白黑组】灰庭日报

●Etihw♂xKcalb♀ 全体性转
●Etihw略痴汉
●设定和游戏不一样,希望大家确认能够接受后再阅读!(´。•ㅅ•。`)
所有人都生活在灰庭镇上,小镇分为灰色村,黑白城,苹果园等等←即和游戏规划相同
所有的人都是普通人,当然就没有什么天使和恶魔的分别啦ヾ(・ω・`;)ノ最多就是战斗力高低的区别
●作为一个渣渣写不出来啥严肃的东西,有错误的地方还请指出(*´∨`*)ノシ
●因为是逗比欢乐向所以人物OOC!OOC!OOC!←其实不欢乐的时候也照样OOC
●说不定之后还会有下一篇,不过设定有可能不一样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条件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啦!(*´>ω<`*)♡♡






情侣反目成仇起因只为一块蛋糕,同事毫无劝阻对此表示喜闻乐见

一位不知名的爆料者透露,近日以来他的两位朋友E先生和K小姐之间气氛紧张,不仅在私底下的相处中散发着奇怪的气场,连本来默契的工作中也是变得火药味浓浓。

据悉,引发两人冷战的源头是E先生在没有经过K小姐同意的前提下,吃掉了K小姐的妹妹W女士做给她的巧克力蛋糕。

K小姐对这种行为显示出了极度的愤慨:“笨蛋[——]你可是第二次做这种事情了!那可是我请[——]做的蛋糕啊!笨蛋[——]不可原谅!!”

我们尝试着询问了E先生他会如何采取手段消除K小姐对他的愤怒,E先生表示K小姐是个害羞的人,只需要****************就可以了。

本报还有幸请到了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即为K小姐做巧克力蛋糕的W女士,K女士的妹妹。

W女士认为:“那是我做给姐姐的蛋糕,不是做给[——]的,第二次未经允许做出这种举动,落得这个下场,他活该。”

本报记者为此对E先生和K女士的一些同事及伙伴进行了采访,他们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Y先生:“那么小的事情他们两个肯定没有问题!毕竟是[——]和[——]嘛!等他们和好了下次请他们吃苹果派!”

和Y先生同行的F先生对Y先生的意见表示反对:“毕竟这是[——]有错在先,我认为他应该采取更妥帖的行动来求得原谅。”

他们的手下G先生则认为:“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当然,我相信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作为E先生和K小姐工作上的对手,I小姐表示出了无法掩饰的欣喜:“当初我快要在业绩上打败[——]的时候,就是[——]帮了他,现在他们两个闹起来了,我很开心。”

记者点评:虽然说小小的争吵是情侣生活中的调味剂,但是在一些小事上斤斤计较则显得过于多余。
E先生或许可以以别的方法消除K小姐的怒气,而不是如他自己所说的**************。
同时我认为E先生可以尝试缓解自己和W女士之间的紧张关系。
衷心祝愿E先生和K小姐幸福美满。

注:本报为保护个人隐私,在所有涉及人名的地方打上了[——],并对一些不良的言论进行了**的处理。
还请广大读者见谅。

【灰庭/黑白组微主角组】文风挑战九题

写了一个月才写了1500+,给低产的自己跪下了[手动再见.gif]
黑白组白黑组无差,有一句话带过的主角组,注意避雷
一开始想写一整篇连起来的,后来发现像我这种渣渣写出来也只能像是九个片段,跳跃感有些强请大家见谅_(:з)∠)_
如果有错字请指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请不要客气地拍砖0w0
我是OOC小天使,请大家爱护我
【全程OOC!】
谢谢每一个愿意阅读的人【跪


1.惯用的文风
当城中大大小小的灯都熄灭时,整个黑白城就处在月光温柔的怀抱当中了。
这时候的黑白城呀,是最安静的。
没有了欢声笑语,没有了虫鸣鸟叫,只留着城堡前的喷泉孜孜不倦地工作,远远地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安静的时候呢,是最适合赏月的。
Kcalb特别喜欢在没有灯光的夜晚望着窗外的月亮。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文艺的青年。
哦,或许不是青年。
而是大叔。


2.黑暗文风
有时候Kcalb会在望着月亮的时不自觉地想起很久远很久远以前的那场战争。
那场像是呼啸的狂风一样,席卷了世界上的每一寸土地的战争。
泛着冷光的利剑砍下敌人头颅的瞬间带起武器刺入肉体后割裂的触感,一寸一寸地收割着生命。
鲜血在面前撒开溅在脸上从最初的温热,逐渐凝固结成硬壳,发散着血液独特的味道。
向世界发出带着鲜血气息的宣告。
腥气却令人兴奋。
Kcalb怀念地舔了舔唇角。


3.翻译腔(对不起我这个是真不会写QAQ)
像是棉花般轻柔的脚步声想起。
灯光被人突兀地打开。
他从走神中猛然间惊醒,绷紧了身体,转头用自己还带着些许侵略的眼神盯着缓缓朝自己走来的人。
“哦,是你啊,Eti。”他看清来人,放松了绷直的身体,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
“哦晚上好啊,亲爱的Kcalb,今晚的月色也很美。” Etihw踏出步子,不急不躁地走向前。她迎着月光的身子被照得泛起白光,而在她的身后是看不清的黑暗。
“真是漂亮极了。”他闭上眼睛,扯了扯嘴角。
“我看你好像有些心事似的,不如出去散散心。”Etihw微笑着提议。
“不,那可不是什么烦心事…………但出去走走这的确是个好提议。”


4.少女或小清新
两人并肩走出城堡。
安静的月光像是用银色的丝线编织而成,给整个世界披上了一层柔软的薄纱。
Kcalb和Etihw两人走出了城堡,慢悠悠地循着田地间的道路向前走,天上一轮本应稍带些微黄的月亮,在深夜几近纯黑的夜幕下显得分外洁白。
“月亮这么圆,十五怕是快要到了呢。”Etihw有些感叹地说。
Kcalb黑着脸打断了她:“今天就是十五。”
“啊啊~是吗,最近工作太多有些记不清事情了呢。”
“……………………你也有工作的时候?真是说谎说得越来越顺溜了啊,”Kcalb怀疑地瞥了Etihw一眼,“我带你去花田那儿看月亮吧,那儿风景好。”
于是一切又重归安静,仿佛从来没有刚才的小插曲。

5.KUSO
好不容易走到花田,两人却发现那儿已经坐着个人了。
Yosafire一个人寂寞地杵在月光下碎碎念:“Froze酱喜欢我,Froze酱不喜欢我,Froze酱为什么不出来陪我看月亮,月光多棒啊。”
猛然间她一回头发现身后多了两个人,忍不住放声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贼!Froze酱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着英勇地挥舞着拳头扑了上来。
…………这着实是出乎了神和魔王的意料。
但是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这个“他们”中还包括Yosafire。
“哇哇哇哇哇是大叔和白神!!!!救命我停不下来了!!!!!”Yosafire虽然已经认识到了面前的两个人不是什么“贼”,但她的拳头就像脱了膛的炮弹一样已经停不下来了。

6.苏苏苏苏苏苏苏【我靠我写了什么鬼让我去死一死把ORZ】
拳头是冲着Kcalb来的,但最先做出反应的确实站在旁边的Etihw。
Etihw在不会作出伤害的前提下抓住了Yosafire的手。
“以后可别这么冒失了啊~”她放下了Yosafire的手,笑着望着身边的Kcalb,“吓着人可就不好了,对吧?”
眼睛中的光彩比月光还要亮,但满满的都是恶作剧的意味。
Kcalb蓦地脸上有些发烫:“哼………”
一场闹剧算是过去了。

7.一看就有病
三个人像是分果果一样排排坐好了看月亮。
看着看着,Kcalb有些困了,银色的月亮在他的眼里变成了奶油蛋糕。
“啊……………好想吃啊”Kcalb伸出手晃了晃,像是想要抓住月亮一样。
就在下一秒,他睡着了。

8.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睡着的时候的重心总是不稳,Kcalb的身体晃了晃,不知怎的头就靠在Etihw的肩上,或许是因为身高差过大的原因,他似乎靠得并不是怎么舒服,眉头微皱,嘴里似乎还在无意识地发出些许声音。
Etihw侧过脸看了看旁边的人的睡脸,嘴角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9.向原著致敬
今天的灰色村,仿佛也很和平呢。

【灭绝星尘x王不留行】草药先生和他的扫帚

草药先生和他的扫帚

CP:灭绝星尘x王不留行【这cp太魔性我写不好……写出来更像是纯友情……虽然完全没有体现出来但是我认了】
注意:不知道在写啥!情节突兀!视角转换突兀!感情戏突兀!啥都突兀!纯架空!OOC!错字多!本来想写童话风结果失败了……原谅我的小学生文笔(。
王不留行的性格设定完全是我一厢情愿!严肃认真的大眼一定要有一个温柔的角色!!>////<
至于灭绝星尘的性格……我就……怎么软怎么写了!不服来战【个鬼
君莫笑怒刷存在感!君莫笑怒刷存在感!君莫笑怒刷存在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00.
草药先生是住在荣耀小镇里的一位魔法师。
事实上即使是初次和他接触的人也非常容易记住他。
谁让他全名是王不留行,而且还是个魔法师呢。
能治痛经的名字加上据说是老处男就可以变成的魔法师。
住在隔壁的君莫笑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拿着这梗嘲讽他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快闭嘴吧。
草药先生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01.
草药先生新买了一把扫帚。
扫帚是少见的银色,光滑的手柄有着优美的弧度,抡起的时候尾部会撒下星星点点的粉末,看起来像是银色的尘埃。
草药先生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灭绝星尘。
什么……?你说会掉渣的扫帚不是好扫帚?灭绝星尘这名字太中二?
扫帚会首先冲上来扇你两尾巴的哟,谁让它是一柄魔法扫帚呢。

03.
自从草药先生买了那把扫帚之后就有什么不一样了。家里东西的位置有的时候似乎会自己改变。
最糟糕的是有一次他从山上找材料回来看见隔壁的君莫笑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望着他。
哦,上帝终于听到我的祷告让他闭嘴了么。
草药先生有些欣慰地这么想着然后推开了自己的家门。
接着他“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这么脏乱差绝对不是我家。
草药先生觉得自己一定是见鬼了,他一定被什么奇怪的污秽蒙蔽了双眼。
或许这个周末应该去石不转的教堂做做礼拜。

04.
之后家里的骚乱似乎有增无减。
最终草药先生还是发现了作为罪魁祸首的灭绝星尘。
草药先生其实并不忍心责怪扫帚。
尤其是当他的扫帚展现出一副一脸惶恐的样子嗫嚅着跟他说自己只是想要帮忙做些家务却总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时,草药先生的火气完全消了。
虽然他楞是没弄明白一把扫帚是怎么样让自己看出类似于一脸惶恐的表情的。
于是他放轻了音量柔声安慰了一下他的扫帚。
灭绝星尘一下子又变得干劲满满了。
草药先生看着变得更乱了的屋子,感受到了充斥心头的累爱之情。

05.
日子像流水一样地过去了。
草药先生发现扫帚的气场脱离了原先的欢脱,变得有些忧郁了起来。
这听起来真是不太现实。
草药先生烦恼地皱了皱眉头。
虽然一直希望那个从各个方面来讲都很闹腾的扫帚安静下来,但真安静了反而让人觉得有些不安。
好歹是一把神奇的魔法扫帚呀,闹腾点才有活力。
但愿没出什么事,草药先生有些着急地想着。

06.
扫帚越来越忧郁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草药先生决定单刀直入的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扫帚就一脸委屈地倒在了自己怀里开始泣泣戚戚。
“呜呜呜我上次一个人冲到外面闲逛……”
不是让你不要随便去外面瞎逛的吗……算了这不是重点。
“呜呜呜我碰到了以前待我很好的一个邻居……可它现在已经老了没有魔力了呜呜呜”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扫帚……应该……应该也一样吧……”草药先生笨拙地开了口,尝试着安慰一下扫帚。
结果对方哭得更厉害了:“呜呜呜我知道啊!可是邻居他是因为没有魔力了才被抛弃的!呜呜呜我以后也会没有魔力的!呜呜呜我以后也会被抛弃的!”

07.
“不会的。”草药先生出声打断了扫帚的话。
草药先生一直都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印象,做出出声打断别人的话的事情,这还真是少有的情况。
扫帚像是被他语气中的严肃给吓到了,呆呆地望着他。
“不会抛弃你的,我会一直陪着你。”草药先生温柔的摸了摸扫帚。
扫帚高兴得似乎有些呆了,在一边不住翻滚以及发出一些奇怪的类似“嘤嘤嘤”“呜呜呜”的声音。
真是小孩子脾性。
草药先生在一旁无奈地扶额。

08.
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
草药先生虽然没有当年那样的年轻,但用手挑捡材料的动作依然有力而稳定,而扫帚光滑的手柄失去了光泽,变得有些苍老枯瘦。
渐渐的渐渐的,扫帚变得越来越呆了,不仅是没有了到处闹腾的干劲,连曾经顺溜无比的飞行现在也变得有些磕磕绊绊。
但草药先生一直没有丢弃它。
有那么一次扫帚自己也会觉得自己已经老啦该让后辈们上啦,盘算着怎样开口去让自己的主人换一把扫帚才显得合情合理,但这个时候草药先生总是微微地勾了勾嘴角:“我可是说好了要陪你的。”
然后,扫帚就半是顺从半是私心地不再提这件事。

∞.
后来呀,草药先生为了找一株稀有的草药,离开了荣耀小镇。
和他一起走的还有灭绝星尘。
再后来的事就没人知道了。
但是每一个听过故事的人都相信草药先生和他的扫帚,一定会陪伴在彼此身边的。
毕竟这可是爱的力量呀。

—END—

算是后记?←这么短的东西要什么后记!
总共一千六百多个字,断断续续的写了一个多月【给自己的低产跪下了】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中间差不多隔了一个月,所以前后有点儿连不上……
写完之后再读一遍才发现写得特别失败……写出来的感觉和当初构想的感觉差得有点儿远……情节跳转得太突兀,两个人的性格和最初的设定也有点偏差……结尾还烂尾了!卧槽我没脸见人了_(:з)∠)_
哎快要考试了心情特别烦,估计也只能这样了,等到以后有时间在改吧。

我叫苏玛丽丨短片已完结丨致我们的玛丽苏

呜呜呜写的超棒!_(:з)∠)_

路我倾城:

没啥说的,没啥看头,脚趾头想的纯情少女梗,最后发上来了——我绝壁相信每个孩子都有这样一段心理旅程=w=


00.

苏玛丽像往常一样,拿了一杯冰镇牛奶,坐到电脑前,熟练的打开贴吧——恩不错,又有新回复了,她碎碎念着放下牛奶,拉出键盘,开始一个一个耐心的回复。苏玛丽在这个小说吧里是十级的大神,有几篇短片,而她现在正在更新一篇长篇同人文。
慢慢拉下网页,猛地看到最后面的一条回复:“怎么有点苏呢,而且也OCC了啊感觉。”回复的人是十二级的元老,苏玛丽突然愣住了,脑海中的影像重叠,仿佛又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01.

“真有意思,一看就是玛丽苏。”
“玛丽苏尼嚎,玛丽苏再贱!”
苏玛丽看着自己的帖子下的回复,她只是个一级的小透明,而下面回复的都是九级十级的大神,带着华丽丽的签字,拖着亲友,面无表情地甩下回复吐槽,苏玛丽何德何能收到了这么大的关注,她甚至有点自嘲。
“哪里苏了,你们说我哪里苏了,我只是一个四年级的学生,把自己想的写出来了而已!”苏玛丽把这句话憋在心里,眼泪砸到了面前的牛奶玻璃瓶里。
她突然没有了敲字的心情,构思了一个晚上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大脑一片空白,只留下一堆色彩缤纷的签名档。
她没有做任何举动,没有删除回复没有反驳,只是把这个马甲关进了心里。


02.

“楼楼文笔还行,就是人物有点……“
“有点苏,改一改吧!”
“玛丽苏尼嚎,玛丽苏再贱!”
苏玛丽已经可以淡定地接受这些语言了,她喝了口水,安静地在最后敲上早就想好了的结尾,然后毫不犹豫的关掉帖子,清空关注、贴吧、收藏、粉丝,注销账号。一切动作利落熟练,仿佛已经进行了无数次。
有些昏暗的屏幕上倒映出她微微带笑的面孔,眼角似乎有什么液体流下来。


03.

“么么哒,奈奈加油,写得真棒!”苏玛丽微笑着回复死党的帖子。
几分钟后收到她的回复:“来蹭蹭~”于是苏玛丽很耐心地跟她开始用亲昵的语言互相回复,不厌其烦。
苏玛丽快记不清自己换了多少个马甲了,这个马甲大概是用的最久的了。
因为她没有用这个马甲写过任何文章,有的只不过是没有营养的调戏回复和死党的无内容互刷。
但是她觉得很开心,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了。
没有黑,没有讽刺,我要的不多,这就够了。


04.

她终于鼓足勇气再次开坑,内容是她很久很久以前想写的同人梗。她开始辛勤的更文,写写改改,从不断更,从不抱怨,无论是否有人,她都会在睡觉前码上千字。
文章后面的回复渐渐多了起来,先是和她要好的朋友,再后来是吧里一些大神元老,再慢慢基本上所有的吧友都会回复一下,内容无非就是“好棒!”“楼主加油!”“楼主求认识!”她会一个一个耐心地回复,然后继续更文。
苏玛丽知道这不是因为她的文笔好,只是人缘好,只要你人缘好,文章再怎么样总是会爆棚。
苏玛丽觉得自己真是看破人间百态了。
这次她没有笑。

05.

苏玛丽又换了一个马甲,来到新的贴吧,没有报道没有求勾搭,直接上来发文并且一次就上万字,这些是她早就写好的。
帖子很冷清,三天过去几乎没有几个人。
第四天,苏玛丽在看到这样一则回复:“哇哇楼楼好棒!写得真好!”
一瞬间苏玛丽颓丧的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又翻出手稿,开始边改边码字。
慢慢回复的越来越多,甚至有几个大神的长评,苏玛丽看着长长的评价,有些恍神。


06.

她想起来最初的ID,回到最初的帖子,神奇的是帖子居然还在。
她进去,翻看着自己的过去,看着看着就笑了出了,那个时候真是太小了。
然后是不堪入目的批评和辱骂,玛丽苏淡淡的翻过一页又一页。
在最后她看到一条小小的回复:“楼楼真的只有四年级吗,写的很好!”
“楼楼加油,你不苏,别听他们的,加油写下去!”
苏玛丽坐在屏幕前,黑暗里她捂着脸笑出了眼泪。
如果当时看到这些回复,是不是就不会难过这么久了?


07.

苏玛丽曾经是玛丽苏,这一点她自己最后也明白了,但是她不敢承认,潜意识里的自卑压得她抬不起头。
苏玛丽没有能力改变自己,没有能力改变生活,更没有能力改变命运,她只能默默在脑海中勾勒一个自己,她不是苏玛丽,也不是玛丽苏,只是在自己幻想国度里幸福生活的一个女孩而已。
其实我们都是玛丽苏,只是我们不知道。


Fin.


说了是脚指头的纯情少女梗www写的不咋地,就当练练笔=w=

【脑子有病系列】水鬼的故事

RT
这是一个情节进展的速度超越了光速的水鬼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积极向上的励志故事,因为不知道该叫它什么所以就叫水鬼的故事好了_(:з)∠)_
大约一千来字
各种错字各种用词不当各种断句奇怪
别问我语文老师是谁,我已经没有脸见她了【。
↑反正没人看于是我心安理得地发了出来


我是个水鬼。
其实一开始不是,只是被之前的那个水鬼拉下去当了替死鬼。
水鬼真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东西没有之一。
唔……虽然这么评价水鬼有些不厚道,好歹我现在也是其中一员,而且也是以拉人下水为目标。
但毕竟至今还没成功过。
蠢到会在一个竖着“禁止游泳”的河里游泳的人还真不多。
而且自从我淹死后都没人来这河边儿了。
人类真狡猾。
哈?你问我是怎么淹死的?
……不记得了呢。
淹死就是淹死,哪来那么多怎么死的。
我已经在这河里呆了几十年了,几十年如一日,再有耐性的人都会焦躁的。
想出去。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这种想法越发地强烈起来。
我要出去。
但是仍然没有人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出去。

直到有一天,机会来了。
那女人在下雨天走河边穿双高跟鞋还跑得快得跟赶去投胎似的,活该摔一跤滚进河里淹死。
只可惜是个女人,性别不同,但聊胜于无。我一边这么安慰着自己,一边挥舞着水草缠住了她的脚。
很好,喘不过气来了,估计再过几分钟就可以送她见阎王。
或许是我太激动了……我直接游到了那女人身边手舞足蹈……于是……我暴露了。
那女人在水下竟然还能睁开眼,把我的样子看了个一清二楚。
她整个人一下子就乱了起来,脸上带着即使是呼吸困难也无法掩饰的恐惧……随之而来的是拼命地挣扎。
哎只是不想死而已,用得着反应这么激烈么。
反正你也可以等下一个替死鬼啊,老子等了这么多年呢啊不都熬过来了。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是我下意识地松手了。
我从她的反应里看到了当年的我的影子。
痛苦,不甘,挣扎……
还有——不想死。
如果她死了,我会得到什么呢?
无非是一副肉体,到岸上去的自由。
但是拿这一副陌生人的身体我又能做什么?
找到之前的家人?算了这都几十年过去了小毛头都变成老人了说不定他们早忘记我了。
到岸上去为非作歹?得了吧,这么多年我躲在水里虐待小鱼小虾虐待得还不够么?
所以说我为什么会执着着要回到岸上去?
大概只是那种溺死河中的痛苦带来的强烈的不甘心吧。
不甘心我就这么死了,不甘心我还没有实现的梦想,不甘心我还没有找个老婆生个大白胖儿子让爸妈开心开心。
但是现在……好像已经没有意义了呢。
如果她就这么死了,她也会不甘心的吧?就像我一样潜伏在水中,等待时机拉人下水,然后没完没了地循环下去。
想想还真糟糕。
还是……算了吧。
我松开了缠着那个女人的脚的水草。
她已经昏过去了。
于是我让她仰面漂在了河面上。
应该……还没死吧?
我有些不确定地想着,看着那具身体随着河水漂向了下游。

我是个水鬼。
我在这条河里呆了几百年,从没出去过,几百年如一日的生活真的好无聊。
好寂寞啊。
好想出去啊……我时常这么想。
当然也只有想想罢了。